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肉体关系》C5



*短篇


*OOC×一个亿


*和肉体其实没什么太大关系



C5

419对象是自己学校学生的几率有多大?不仅是学校学生而且还开始纠缠不清的几率又有多大?

都不大,可偏偏闵玧其都摊上了。他坐在书桌前不停开关着钢笔的笔盖,台灯的光照的他看起来又白了几度,出神的胡思乱想着。

明天金泰亨不会还来吧,这要是被人知道了算哪门子事儿。生平第一次出格,怎么就这么倒霉。

正投入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闵玧其回神撇了眼屏幕,来电话的还是个陌生的号码。

八成又是推销保险的。

闵玧其按下了挂断的红键,铃声戛然而止。

过了绝对不超过五秒,又再次想了起来,号码显示还是刚才的那个。

闵玧其这次没有挂掉,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放在耳边等着对方先开口。只一句话,就让他顿时浑身僵硬。

“闵老师,你睡了吗?”金泰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许是深夜的关系显得有些沙哑,比白天听时更低沉了几分。

是真挺好听的,那天晚上要不是金泰亨哑着嗓子跟我说话,那我能犯这种作风上的错误么。典型的一失足……啊呸!现在是特么想这些的时候么!!

“你哪儿来的我电话?”闵玧其强行把自己跑偏的重点拽回来,一直像喝多了一样的语气难得的激动起来。

“校讯录上查的啊。”金泰亨回答的理所当然。

真棒!闵玧其简直都想给他点个赞了,校讯录这种纯粹摆设了多年的东西,也亏他能想的起来。

“现在号码你也有了,以后能不来找我了吧。”

“不能。”

“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追你啊。”

“…………”

这可别是个变态吧!

闵玧其马上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不远处的床上,瞬间没骨头似得趴在桌前愁眉苦脸。

看架势是打算跟自己死磕到底了。

总不能再跑一次吧,为一个人就换工作换号码好像也不太现实。

闵玧其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都没这么愁过。

可实际上,他怀疑金泰亨是个变态这件事在未来一个星期里,火速的啪啪打脸了。

最大的因素还是在于金泰亨情商还在线,又得忙着实习,除了一天发两条信息之外,就没什么太大的动作,打算走循序渐进温水煮青蛙的路线。

“闵老师,今天降温,出门多加件衣服。”

消息已读,对方皱了皱眉,没有回复。

“闵老师,1041-520=??”

消息已读,对方笑了句幼稚,没有回复。

“你敢不敢回复我一句?敢的话我明天就负重五公斤跑步去公司。”

消息已读,对方……对方正在输入中!

“跑去吧。”

看吧,果然日常刷存在感外加送个小温暖还是有用的。金泰亨放下手机,猫在被窝里偷笑,预谋着实施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也不知道金泰亨到底是怎么从跑去吧这三个字里看出有进展的,第二天就果断接替了外卖小哥的工作,在给闵玧其送吃送喝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今儿送点这个明儿送点那个,怕闵玧其拒绝还特意找了个理由,一成不变的都是在公司附近吃过觉得不错,顺路带过来的。

闵玧其都要怀疑他扔下的四千多块钱嫖资又被金泰亨一转手全花回自己身上了,接受的那叫一个心安理得,一点感恩的心都不带有的。

跟对吃向来没什么追求的闵玧其用这一招,可以说是想拍马屁正拍马蹄子上,乱七八糟的大部分都进了金硕珍的肚子里。时间一久,金硕珍每天一到点都有点儿盼着金泰亨过来了。

“诶,我说,你真不考虑考虑跟泰亨在一起么?”金硕珍吃着金泰亨送来的蛋糕,含糊不清的问。

“这才几天啊都叫上泰亨了,你这样你家金南俊知道么?”提这事闵玧其气就不顺,果断怼了金硕珍一句。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金硕珍拍了拍掉在腿上的蛋糕渣子。“人家又给你送吃又给你送喝,不比你那个留红印子的强多了,还没能怎么着就花你半个月工资。”

操了的,闵玧其一句妈卖批卡在喉咙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要是让金硕珍知道金泰亨跟花他半个月工资那位是一个人,还不得仰天长盒盒到窒息。

“我又不是你,给两口吃的就行。”闵玧其十分鄙视金硕珍这种见吃忘友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哪头儿亲戚的行为。

“这是两口吃的事么。”金硕珍瞬间瞪大了眼,脖子上青筋暴起,脸迅速的红了起来。“且不说人家大四又得实习又得写论文已经够累了,就光天天给你送这些就得跑出老远,现在外面天这么热,你还真以为都是公司附近顺路带的啊。”

金硕珍语速快的惊人,几句就把向来毒舌的闵玧其堵的没了话,认真思考起他说的内容。

真正有了实际的进展,得说是闵玧其接受了金硕珍发火式劝导后的半个月以后,当了快俩月外卖小哥和天气预报的金泰亨终于成功的走进了闵玧其的琴房。

那还是闵玧其头一回特别主动的把一天一出勤的金泰亨拽出了办公室,完全没有不耐烦的问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金泰亨犹豫了几秒,回答了一句你教我弹琴吧。他是想说我想让你跟我在一起来着,可生怕说完闵玧其不高兴,那不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搞个对象比发笔横财还难,金泰亨深觉闵玧其是个非常难以打动的人。不过内心还是为了那么一丁点的进展而开心的。

琴房都进了,卧室还会远么?

想的再美好也不是现实,金泰亨去之前想着说不定能趁着闵玧其教他时光明正大的拉拉小手,凑的近一点闻一闻闵玧其用的什么香味的洗发水。

而去了以后,还没等闵玧其把音阶表讲明白,金泰亨便不由自主的保持着坐姿,低着头睡着了。

身边的人除了呼吸以外一直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闵玧其疑惑的转过头,看见的就是金泰亨前倾着身子睡着的侧脸。

看来金硕珍说的没错,他真的挺累的。

闵玧其伸出手把金泰亨的头慢慢扶到自己的肩头靠稳,心里也不知道怎么的,裂开了一条小缝。













评论(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