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肉体关系》C4



*短篇

*OOC×一个亿

*和肉体其实没什么太大关系


C4

“老师?老师!?”

闵玧其楞在那儿走了半天的神,最后还是金泰亨在他眼前摆摆手大声叫了几句才让他回复了神智。

“啊?你……”闵玧其语气中透着心虚,还没等说要就被金泰亨打断了。

“我今天是第一次来看你们系的演出,觉得您的钢琴弹的很好听。”金泰亨天真浪漫的直视着闵玧其的眼睛,看起来就像刚认识闵玧其一样,虽然……确实算是刚认识。

诶?他不记得我了?

闵玧其听金泰亨的话和看他的反应都跟完全不认识自己一样,不免有些惊讶。

不认识我还能连自己的衣服也不认识了吗?

闵玧其一方面对金泰亨的失忆庆幸,一方面又遗憾这样一来他的钱就没法往回要了。

“老师,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金泰亨明知故问,态度甭提有多礼貌了,他冲着闵玧其灿烂一笑,笑的闵玧其浑身发毛。

“闵玧其。”出于同样的礼貌和尽量不要尴尬的装自然,闵玧其告诉了金泰亨自己的名字。

“那明天您有课么?我想去听。”

“明天没课。”

闵玧其拒绝的非常迅速,谎撒的眼皮都不眨一下。其实他明天有课,上午第二节就是。

“那你什么时候有课可以告诉我吗?”

“不知道,出门儿没看课程表。”

金泰亨又问了一次,闵玧其又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这样啊……”金泰亨遗憾的说了一句,心里想的却是你不告诉我没关系,我可以问别人啊。

“嗯,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去他钱不钱的吧,这里闵玧其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赶紧假模假式的告了别溜之大吉。

“老师再见!”

金泰亨对着闵玧其的背影告别,摇了摇头暗自吐槽他刚才尴尬且生硬的演技。

刚才装无辜时金泰亨一直没忘了上下打量不知所措的闵玧其,从他的发梢到紧抿的嘴唇,再到指甲上的月牙白。当然还有脖子上创可贴遮住也从边缘露出一点的红色痕迹也看的一清二楚。白皙的皮肤衬的显眼的很。

那可是本人亲自留下的痕迹。

金泰亨打了个响指,心满意足的返回大礼堂找朴智旻去了。

闵玧其回宿舍那一路都像有人在后面追他似得走的飞快,进了屋把水杯往桌子上一放就躺到了床上。

总感觉明天去上课一定能看见金泰亨怎么办。

之前连谈恋爱对方生气一礼拜都懒得哄一句的闵玧其遇到这种情况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看那小子天真无邪大大方方的样儿吧,好像是真不记得他了。可越琢磨就越不对劲。

第一次来看表演所以对钢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早干嘛去了!都快毕业了想起来有兴趣了,发生昨天晚上的事以后想起来有兴趣了,怎么不等七老八十再有兴趣呢。

操,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闵玧其抓了抓头发,决定不去想那堆让人糟心的事。起身脱掉那件碍眼的衬衣扔进了垃圾桶里直奔浴室。

为了慰劳下自己疲倦的肉体与心灵,向来吃饭就非常凑合的闵玧其罕见的点了一大堆外卖。吃完立马躺在床上倒头大睡,再睁眼已经是第二天了。

洗漱完出了员工宿舍,闵玧其没急着去办公室,他出了趟学校取了钱,一会儿正好把金硕珍的钱还了。

回来的路上顺路吃了个早点,磨磨蹭蹭到了办公室打开门,结果发现金硕珍还不在,这才想起他一二节都有课。闵玧其看了看表,说话的功夫他的课就要到点了,只能理了理教材又奔了教学楼。

闵玧其是踩着上课铃声到教室门口的,昨天发生了什么他可都记得清清楚楚。再结合自己莫名其妙的预感,总感觉进去就没什么好事。

闵玧其犹豫了能有三秒的功夫才走进了教室,第一件事就是先朝座位上望过去,还真就一眼找着了坐在后排的金泰亨。

金泰亨笑着朝他招了招手,闵玧其撇了撇嘴角,避开他的眼神开始上课。

班里的女孩子都扭着脖子向后完全不听他的课是什么感受,闵玧其恨不得现在立马发话把金泰亨给轰出去,心里不知道默念了多少遍为人师表才忍住这个念头。

反观金泰亨倒丝毫不在意周围投过来的注视,他单手撑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坐在钢琴前的闵玧其。

闵玧其讲的那些专业词语金泰亨一个字都听不懂,照常理来说本应该是非常催眠的。可他一反常态的精神百倍。

阳光透过窗子刚好的洒在闵玧其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颜色,他的声音不大,语调慵懒极了。金泰亨不由得想起那晚记忆中的柔软,还有他脖颈上那片创可贴后遮掩的痕迹。表面看似平静,内心风起云涌。

一节课的时间过的极快,下课铃声响起时,闵玧其一秒钟都不拖堂的站起身,拿起教案径直往外走去。被忽略的金泰亨瞧见赶紧快步穿过各自离开座位的人群,在闵玧其即将下楼时拦住了他。

“闵老师!”金泰亨挡在闵玧其的面前。“你今天的课上的真棒。”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聊天。

闵玧其暗自腹诽,一个外系的小子过来说他讲课讲的很棒,真是分不出到底是夸奖还是讽刺。他特别想问问金泰亨其实听懂了没有,可话到嘴边又觉得没有意义。

“全班恐怕只有你还在听我的课。”闵玧其面无表情,分辨不出他是认真还是玩笑。“难得来一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大家都忙着看你了。”

“老师也觉得我长得很好看?”金泰亨忽略了闵玧其的埋怨,只听到他认为最关键的部分。

“………………”

金泰亨的脑回路可能和其他人的不太一样。

闵玧其微微仰头看着他求知的眼神,猛然和记忆中那张意乱情迷的脸重合,耳朵根立刻染上了极淡的薄粉。

“总之为了我的工作,麻烦你以后别在来了。”闵玧其说完也不能金泰亨回答,绕开他下了楼。

“诶,闵老师你……”金泰亨那句你怎么这么擅长不打招呼就走差点儿就说出口了,露馅两个字及时的哐当一声砸在他脑门儿上,活生生又给憋了回去。“你等我一会!”

“你还有什么事啊?”闵玧其停在半层的拐弯处回过头,不耐烦的问。

“既然你都不让我来了,那我管你要个电话号码不过分吧。”金泰亨边下台阶边说。

“过分。”闵玧其铁了心的不想再跟金泰亨有任何关系,回答的毫不犹豫。

“那我明儿可还来听你上课。”金泰亨像是早就猜到了闵玧其会这么说。

“要脸么?”闵玧其嫌弃的撇撇嘴,要不是来来往往的学生有点儿多的话他真想飚脏话。

“不要。”金泰亨十分坦然。

“随便你吧。”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人都他妈无敌了。

闵玧其这回是真的长叹了一口气。看都不看金泰亨一眼。也不管他再怎么喊,头也不回的走了。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