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伴》一发完




*一发完

*婚后日常

*OOC×一个亿


-0

金泰亨有个小愿望

那就是一个月要在石头剪刀布里赢上四次


-1

“泰亨啊,是时候一决胜负了。”

闵玧其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跟坐在他对面的金泰亨宣战。

“谁怕谁,先说好了,输了的话不许反悔。”

金泰亨刻意虚张声势出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不甘示弱的向闵玧其挑衅。

新婚才不到三个月,家里的一切还都是崭新的样子,客厅中央的墙上挂着巨大的结婚照。照片上的金泰亨把闵玧其背在背上,一个露出标准的牙龈笑,一个变成了开心的四方嘴。

闵玧其总吐槽那么多好看的照片不选非要放大这一张挂在最显眼的地方,可后来看习惯也就无所谓了。

按常理来说,刚结婚不久的人是不应该剑拔弩张的。可让他们如此火药味十足的原因,任谁听了恐怕都会觉得无聊到不行。

每个星期一的晚上,他们总要进行这么一场所谓的对决。赌注就是如果金泰亨输的话就要洗一个星期的碗,换成闵玧其则要在明天准备晚餐时只穿一件围裙做饭。

一次都没赢过的金泰亨已经连续洗了很长时间的碗,大概是万一闵玧其输掉后的代价过于诱人,直接导致他每一次都相当配合。

“石头,剪刀,布!”

对决的方式也幼稚的很,结果意料之中的还是金泰亨输了。

我刚才明明想出布来着……

金泰亨看着自己比出剪刀的手,懊恼不已。

“辛苦你了,等下洗完碗顺便帮我冲一杯咖啡。”

闵玧其离开餐桌上前拍拍金泰亨的肩,得意且并不打算帮他一点忙的径直去了书房。

啊!如果闵玧其能输一次的话就好了……

那样我一定会让他没有心思继续做饭。

金泰亨怨念极深的撇撇嘴,认命的收拾起桌上的碗筷拿到了厨房。



-2

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

必须要一个能保持整天活力的早安吻


-3

对于一个每天都要赶着早高峰出门的上班族来说,起床实际上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就像金泰亨和闵玧其,总是要把闹钟的时间再往前定上半个小时,五分钟提醒一次,第五次响起才能勉强睁开眼睛。

金泰亨伸手拿起床头的手机关掉闹钟,不管两个人以什么样的姿势醒来。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先把对方抱住。

“早安啊。”

“嗯,早安。”

之后便是一个不在乎清晨有没有不好的口气的早安吻,金泰亨起身套上上衣,再下床把闵玧其拉起来,用宽松的T恤把他罩进怀里。

闵玧其半眯着眼配合的站起来,双脚踩在金泰亨的脚背上,穿着同一件衣服让他带着一起去洗手间。

拖拉的一路足够让未消散的睡意消减大半,闵玧其从金泰亨的衣服里钻出来,两个人并排站在不宽的洗手台前,正式拉开上班族兵荒马乱一天的序幕。

在一起久了,他们都get到了一个神技能,如何替别人刷牙以及让别人替你刷牙。

听起来有些扯,但闵玧其和金泰亨意外的从没失误过。默契度高达百分之一百。

有个伴的感觉真的很好吧,尤其是在看不见下颌上没刮干净的胡须的时候。

假设非要给生活一个定义的话。

金泰亨认为就是天天都能像现在这样,一透过镜子便能看见闵玧其帮他刮干净残留着的最后一根泛着青茬的胡子时认真专注的侧脸。

出门前他会帮他正好系的稍微有一点歪扭的领带,然后假惺惺的对他说,这是谁家的男人跑到我家来了,好看的我都不认识了。

而对闵玧其来说,大概就是同一支薄荷味的牙膏,同一瓶剃须啫喱和须后水,同一个牌子的护肤品,同一个香味的洗发水。

还有回同一个家,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睡同一张床。



-4

大多数电影总是没有想象中合人心意

就像很久就说想看的人总是在中途就睡着


-5

难得的一次周末,可惜闵玧其还要加班。金泰亨自己在家百无聊赖的看了一天电视,直到傍晚闵玧其快要下班之前才收拾收拾出了门。打算带他去看之前念叨了很久的电影。

到达闵玧其公司楼下的时候正好赶上他出来,金泰亨把车停在路边按了按喇叭,闵玧其听到声音后一路小跑着上了车,第一句话就是吐槽那个压榨死人不偿命的老板。

“我觉得我们经理绝对是更年期到了,大周末的加班就算了,还一直在旁边唠唠叨叨,听的我头都大了。”闵玧其靠在椅背上揉着太阳穴,看起来疲惫的很。

“累的话就先回家吧。”金泰亨瞧着闵玧其有些心疼。“电影改天再看。”

“不行,就今天。”闵玧其听了金泰亨的话瞬间挺直了背。“我想看很久了。”

基于跟闵玧其讲道理从来都没有占过上风的经验,金泰亨这次干脆不再反驳,发动了车朝影院的方向驶去。

因为假期的关系,影院里人满为患,金泰亨拿着两大杯可乐带着闵玧其在自己最后一排最中间的位置坐下,电影的片头也在这期间播放了起来。

金泰亨白天在家无聊时看过影评,评价不算太高,现在从色调上来看也是偏文艺一些,暗黄的调色让人看起来就犯困。

“你什么时候开始对这种片子感兴趣的?”

之前两人爱好虽然不尽相同,但起码也不算南辕北辙。金泰亨实在搞不懂闵玧其为什么会喜欢一部深夜催眠的绝佳电影。

“因为他的宣传语上有一句话。”闵玧其咬着可乐上的吸管回过头,小声的对金泰亨说。“我用了前半生不知疲倦的长途跋涉,不过是在余生的尽头与你白首。”

好吧,反正都已经被宣传语骗进来了,再说其他的也没什么用。加上周围安静的让人不好意思出声破坏,金泰亨只能点点头,尽力尝试在影片里看出一丝好奇来。

剧情还没过半,闵玧其的头就歪到了金泰亨的肩膀上,紧闭着双眼睡得正香。

看来今天要自己看完这部全是尿点的电影了。

有一个嘴硬并且固执可又显得相当讨人喜欢的另一半该怎么办。

金泰亨扬起嘴角笑了笑,保持着闵玧其靠着他最舒服的姿势,直到他醒来前都没有动。



-6

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勤俭持家

好在他们的保质期不像特价商品一样短


-7

每个月的十五号,是小区外那家超市打折的日子。印满特价商品的传单提前几天就塞到了各家楼道外的邮箱里。

金泰亨也不清楚闵玧其是从何时开始迷恋起这种冲动消费式的精打细算,每到活动这天总要拉着他去转上一圈。

“买这么多回去吃不完的。”

金泰亨推着购物车跟在闵玧其身后,看着车里越堆越高的各种东西发愁的提醒。

“一个月就买这么一次,怎么可能吃不完。”

闵玧其说着又把一包火腿丢了进去,不管金泰亨会不会跟上来,自顾自的往前走。

那你仔细看过保质期了吗?

金泰亨很想问一句,可是看着闵玧其挑选商品时真挚的模样,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自从闵玧其开始勤俭持家以后,金泰亨一个月里总有那么十几天的早餐都是好几包拿胶带缠起来捆绑消费的饼干,还有剩十几个小时就要过期的酸奶。

结账的队伍排的很长,金泰亨四下看了看,发现像他们一样的人不在少数。收银机一直上涨的钱数换成了四个沉甸甸的购物袋,金泰亨和闵玧其一人拎着两个,到家时双手都勒出两条泛紫的印子。

闵玧其换完鞋就去把堆在袋子里的东西分类放好,先把生活用品都放进卫生间洗手台镜子上方的储物柜里,再把该冷藏或冷冻的食物全部都塞进冰箱。

“好像是买的太多了一点。”闵玧其看着满满当当的冰箱,不好意思的得出了个结论。

金泰亨靠在厨房的门口看着,脸上露出我早就提醒过你的表情。

“不过我有给你买之前你说好吃的那个饼干。”闵玧其避开了金泰亨意料之中的眼神,邀功似得跟他说。

“哦,好。”

金泰亨应了一声,其实那个口味的饼干搭配上酸奶总让人觉得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不过他从来都没提过。



-8

有时间就去故乡看一看吧

把各自曾经的生活轨迹都走一遍


-9

新婚的第一个新年无论如何都是要回去和父母一起过的,好在他们有相同的故乡,倒也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年假刚放,金泰亨和闵玧其就兴奋的踏上了回家的路。第一天他们去了彼此的亲戚家里一一拜访了一遍,装满后备箱的礼物全数都送了个干净。

第二天在家里养精蓄锐睡了整整一上午,简单的吃过午饭,闵玧其突发奇想,说是要带着金泰亨去了他小时候念过的那所小学逛逛。

外头刚下过一场雪,幸亏学校的位置离家不远,两个人并排走在马路旁的人行道上,踩在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学校重修过一次,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闵玧其还在这里时的样子,教学楼比原来高了几层,操场上的篮球场也比之前好上许多倍。

闵玧其站在围栏外头,跟金泰亨回忆着他在这里度过的那些时光。从偶尔犯错误被叫出去教室外罚站,再到在篮球架底下疯狂的练习投篮,最后还不忘提一句他要是没出意外明明就能长到一米八的身高。

金泰亨静静地听着,偶尔在闵玧其需要回应的时候插上两句。像是一点都不觉得他上小学的故事无聊。

虽然其他都彻底变了样,不过学校门口那家小商店依旧开着。店主奶奶两鬓的白发染了满头,脸上的皱眉也添了不少,身子骨倒依旧硬朗着。木头框架的玻璃柜子擦的透亮。

闵玧其记得那时他最爱买这家店里的糖,算不上多好吃,但一枚硬币就能换上满满一大把,满打满算的能吃到放学。

“奶奶,我回来了,你还记得我么?”

闵玧其早几年自己来过一次,一到门口便亲切的跟奶奶打了个招呼。

老奶奶放下手里正在打理的乱成一团的毛线,扶了扶鼻梁上架着的老花镜。定睛瞧了闵玧其一眼。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玧其呀,我怎么不记得,又是来我这儿买糖的?”

闵玧其同样笑着点点头,在架子上拿了一颗糖塞进嘴里,味道还是一样毫无长进。他坐到门口的凳子上,尽量大着声音和奶奶聊起了天。

“好几年没来了,你过得还好吧,跟你一起来的那个是谁啊?”老奶奶早就注意到了跟闵玧其一起过来的人,朝着金泰亨的方向努努嘴问道。

此时的金泰亨正蹲在门外逗一只不知谁家还不到巴掌大的小狗,感受到后面有视线投射过来后回过头,冲着闵玧其挤了挤眼。

“他是我爱人。”

闵玧其回答的干脆利落,嘴里的糖好像也甜了几分。



-10

希望最在乎的人始终在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

哪怕偶尔会吵架拌嘴,也要把余生都用来相爱











评论(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