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肉体关系》C2




*短篇

*OOC×一个亿

*和肉体并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C2

闵玧其离开酒店的时候,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他这小半辈子可以说是循规蹈矩,从小到大就算不是全优也一直在上游扑腾。大学毕了业直接留在本校当了一名清闲的钢琴老师。

虽说听起来过得是挺没劲的,但自认除了高中意外发现自己不喜欢女的之外,没别的拿不出手的东西。

谁知道昨晚脑子一热,就给自己添上一个大污点,嫖娼。

难得出来放纵自己一回,出来喝点儿小酒,上个厕所的功夫就撞上个小伙子。当时晕乎乎的也不记得什么开场白,就记得贫了几句之后那小伙子揽住他的腰问了一句,你带身份证了么?

也亏得闵玧其还想着自己刚发了工资。在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路子的状况下,晕晕乎乎的就跟人家开了房折腾了大半宿。

今天早晨一睁眼,第一反应就是身子底下躺着的这张大床跟自己员工宿舍里那张硬板床感觉可太不一样了。第二反应就是自己被一个大老爷们儿抱在怀里,温热匀称的呼吸喷洒在他的头顶。

回忆潮水似得涌过来,哪怕闵玧其平常再波澜不惊,这回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你别说,昨儿没顾上仔细端详,现在一看这小伙子身材还挺好,腹肌一块是一块的。就连那个地方……也挺可观的。

闵玧其低着头窝在男人的怀里,先把能看的地方都看了一个遍,才慢慢的仰起头,打算看看男人的脸。

一看不要紧,吓的他差点从床上弹起来。

妈耶,就这长相,一晚上得多少钱啊!

闵玧其僵着身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睡颜,心里盘算着自己一个月没几个零的工资够不够付嫖资。

跑吧要不然?闵玧其越看越觉得这张脸贼贵,脚底抹油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不成,闵玧其转念又想。一般从事这个行业的后头都有人,你看看这人睡的这么香,自己要是跑了万一哪天在街上被人套麻袋揍一顿怎么办,要是不跑……身上那点儿钱估计够呛……

正纠结的功夫,男人突然动了动,闵玧其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他醒过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好在男人并没有睁眼的意思,他只是翻了个身松开了闵玧其,砸吧砸吧嘴又进入的深眠。

可也太尼玛吓人了,闵玧其松了口气,当即做出决定,有多少钱都给他留下,然后赶紧跑。后续的一切都交给命运吧。

闵玧其忍住全身重组过一遍似得酸痛慢慢的起床,从地上捡起衣服轻手轻脚的穿上。拿起上衣一抖开才发现被撕的一塌糊涂。好好的套脖卫衣都撕成开衫了。

………………

这还没入夏,光着出去好像不太现实。

闵玧其实在没辙,在对床上那位默念了好几遍对不起了大兄弟以后,捡起他的衬衣穿在了身上。

不是一般的大,起码比他的尺码大了两个号。不过总比没有的强,闵玧其掏出钱包,除了里头的两个钢镚以外,尽数压到床头柜的置物架底下。小心翼翼的出了门。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闵玧其离开酒店往回学校的方向边走边窝火,按常理来说屋里那个才是占便宜的那个,结果弄的他灰溜溜的逃跑,还搭上了大半个月的工资,真是亏到姥姥家了。

好死不死的今天外头还刮着大风,风从他的衣领灌进去,整个人都活像个超市促销时外头发传单的充气娃娃。

幸亏这家酒店离着学校没两步路,不然现在钱包里一分钱都没有,还得腿儿着回去。没准儿这大风能撑起衬衫让他直接飞起来。

闵玧其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眼瞅着就到12点了,下午1点有一场汇报演出,显然他连宿舍都没功夫回了。只能抓着衣领,埋头顶着风,一步一步的往学校挪着。好容易挪到了办公楼,临到推开门进办公室又犹豫了。

主要的原因是办公室里不光有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同事兼损友,声乐老师金硕珍。

起初他俩进一个办公室工作的时候,简直是水火不容。从刚开始的口头战争,慢慢发展成了一个间房中间画个印儿,硬分出了楚河汉界。

重归于好的理由说起来也好笑,印儿画了还不到半天,他们就发现金硕珍不能去闵玧其那头接水,闵玧其不能去金硕珍那边儿弹琴,两个人尴尬的互相瞅了一眼,都被自己幼稚的行为逗乐了,从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就今儿他这打扮,用膝盖想都能想出金硕珍见了肯定先是一愣,然后嘲笑他穿的好像隔壁年过五十的老教授。

闵玧其在门口站了能有一分钟,知道自己没那么多时间能耽误。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金硕珍恨不能把头埋在快餐盒里吃拉面的样子。

金硕珍听到动静抬起头,先是直直的上下打量闵玧其几秒,把嘴里的面咽下去之后才张嘴说话。

“嚯,你今儿这打扮走的是……事后风格?”

果不其然,虽然开场白一语中的,和闵玧其事先想象的不太一样。但金硕珍先关注的确实是他的衣服。

“我说了多少次了,别在办公室吃东西,弄得满屋子食堂味儿。”闵玧其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了窗户,故意转移话题。

一起工作了两三年,金硕珍当然了解自己这位好同事是个什么德性,他故意把拉面吸溜的声音很大。看着闵玧其气结的样子一脸满足。

谁能相信这哥没两年都要奔三了?

闵玧其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心情跟他计较。坐在桌前开始整理自己今天要用的乐谱。

金硕珍也习惯了闵玧其总不搭茬,他老老实实的吃完了面把快餐盒扔出去。回来以后在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翻腾了半天,找出了一个创可贴递给了闵玧其。

闵玧其茫然的抬头看着金硕珍,不能理解他的做法。

“贴上挡挡吧。”金硕珍说着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相同的位置。“这么大的红印子,挺明显的。”

“…………”

怕什么来什么,闵玧其此刻特后悔自己出门之前怎么就没照照镜子,这下子想不承认都没底气了,他一把拽过金硕珍手里的创可贴,不做任何解释。

“你怕什么呀,这不是挺好的。”金硕珍倒没露出多八卦的表情。“你也该找个伴儿了,知道班里小姑娘们私下都叫你啥么?性冷淡。”

现在这小姑娘们都怎么了,怎么这么不矜持,还性冷淡,搞得好像她试过一样。

闵玧其暗自腹诽,表面上却十分平静的吐出几个字。“哦,那你替我谢谢她们。”

“诶,说正经的,挺爽的吧,看这大红印子,小伙子玩儿的挺野啊。”金硕珍挤了挤眼,一副我什么都懂的表情。

“你有空打听我,不如多对你家满嘴鸟语的金南俊老师上点儿心吧。”闵玧其想起自己那大半个月的工资就肉疼,泄愤般的怼了回去。

要说起来金硕珍和闵玧其能成为好朋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偶然有一次闵玧其撞破了金硕珍和其他系的英语老师的奸情,这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个gay。

“得,我不打听了行吧,我先去现场看看布置的怎么样了,你先去吃饭吧,吃完饭赶紧过去。”

金硕珍觉得跟闵玧其聊不下去了,干脆找了个正经由头想要离开办公室。刚走了没两步,就被闵玧其又叫住了。

“你先等会。”一说吃饭,闵玧其才想起自己现在就剩俩钢镚。“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下班取了还你。”

“昨儿才发的工资你就没钱了?”金硕珍一边质疑一边掏出钱包递给了闵玧其。“你自己看着拿吧,你是不是把钱都给那男的花了?不是我说,哪有你这么谈恋爱的,你了解明白了吗就这么给人家花钱,万一……”

闵玧其听着金硕珍的长篇大论,特别想怼他一句你知道个屁。可现在有求于人,只能忍着。

直到钱包拿到手,闵玧其打开从里头抽了几张,道了个谢赶紧离开了办公室,比本来要出门的金硕珍走的都快。

一天什么都没干,净逃跑了,招谁惹谁了这是。

闵玧其轻叹一声,认命的下了楼。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