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肉体关系》C1


*短篇

*ooc×一个亿

*和肉体并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C1

宾馆墙上的钟表时针指到了十二的位置,昨晚没有完全拉好的窗帘隐隐约约透出金黄色的光线,照射在了大床中央青年人的手背上。

金泰亨的手背缓缓举起,两只手都覆到了脸上,遮住了那张没来得及洗漱也精致俊俏的脸蛋。

宿醉后的头昏脑涨让他很难回忆起昨晚玩闹的疯狂行径。只记得自己拿到那家梦寐以求公司的offer时是如何的欣喜若狂,并且迅速联系了若干好友来了场有可能是毕业前最后的狂欢派对。

他的印象中还有灯红酒绿的夜场,眼前的场景灯光变换,仿佛有无数个人影在跳动,最后只剩下了一个。

嗨呀,根本毫无头绪。

金泰亨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袋,把原本就乱成一团的发型弄成了乱糟糟的鸟窝。发皱的床单更被他揉得看不出原样。

不只头痛,坐起身伸个懒腰关节都咔咔作响,看来宿醉真是要不得。

金泰亨想了想,断片的记忆始终零零碎碎的拼凑不起来。他干脆下了床,打算先弄清楚自己现在到底身处何方。

不下床倒还好,这一下床金泰亨就被堪比案发现场的满屋狼藉吓了一跳,地板上不止有散落的衣服,还有用过的浴巾,摔掉了电池的空调电视遥控器,以及门口躺着的落地灯。

但起这些,更让人震惊的是床边那几个内容物不可描述的保险套。

不用看也知道这里昨晚发生了什么。

而且显然跟他一起制造这个现场的人已经扔下他跑路了。

金泰亨的第一反应是先找出手机给昨天和他一起喝酒的朴智旻打个电话,顺便摸摸兜里的钱少了没有。

电话响到金泰亨都要骂人了才被接通,对面朴智旻的声音听起来还没睡醒。

“你在哪儿呢?”金泰亨歪头把手机夹住,翻了翻裤兜里的钱包,证件现金银行卡都没少。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不就在你对面床上……”朴智旻带着起床气,猛的翻过身冲着金泰亨的床铺瞪大了眼睛,可万万没想到他的床上空无一人。“我操,你人呢?”

“废话,我要是在宿舍的话还给你打哪门子电话,你现在赶紧过来找我。”金泰亨翻了个白眼,把印在浴巾上的宾馆名字告诉了朴智旻。

金泰亨把所有的衣服捡起来,才现在自己的衬衫找不着了。赶忙趁着朴智旻还没挂断又补了一句。“再给我带件上衣。”

朴智旻在那头应了一声,紧接着便传来穿衣服的响动。金泰亨挂断了电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盯着地毯的花纹开始努力回想。

怎么来到这儿的实在想不起来,对方是谁长什么样更是毫无印象。废了半天劲也只能从凌乱的片段记起那人有着白皙的皮肤和低沉的声线,貌似……身体还挺软和的?

算了吧。

反正就一锤子的买卖,是谁不重要了。

金泰亨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打消了回忆另一位当事人的念头。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内裤进了浴室,把首要任务变成趁朴智旻没来之前洗个澡,房间里的痕迹也全都得销毁掉。

朴智旻的到达时间比金泰亨预想中的快了很多,他才刚关上浴室的花洒,外头的门铃就一下下的响了起来。

金泰亨把内裤穿好,因为担心来的人万一不是朴智旻所以有围上了浴巾。赶忙出去打开了门。

“怎么这么快就到了?”金泰亨看见朴智旻后顿时松了口气。

“这家店就在咱们学校拐角啊,一天路过八回你都没注意么。”朴智旻把手里的衣服递给了金泰亨,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往房间里头瞟。

金泰亨察觉到他的视线,这才想起屋里头的乱七八糟都还没收拾,慌忙的凑到朴智旻面前想要阻止他继续打量。

“我去,你昨天这是干了些什么。”

金泰亨的举动明显已经为时已晚,朴智旻不仅看了个一清二楚,还趁着他不注意挤进了房间。

什么叫天不遂人愿,金泰亨看着朴智旻连后脑勺都震惊的背影,觉得今天自己是注定逃不过被八卦的命运了。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朴智旻一进房间就先看见了扔在床边的不可描述,拿手指头指着一个个的数了起来,越数声音就越小。全数完后才转过头对正在暴力擦头发的金泰亨说。“泰亨啊,你现在腿都不软的吗?”

金泰亨斜了朴智旻一眼,显然是不想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

“合着你昨儿没回宿舍,就是……”朴智旻实在想不出怎么措辞才好,干脆话锋一转,换了个打听八卦的方式。“那跟你一起的那位呢?”

“不知道,我一睁眼就没人了。”金泰亨把毛巾随意丢在沙发上,捡起地上皱巴巴的裤子语气平静的说。

“这是个什么操作?”朴智旻还是头回听说419连句告别都没有的。

“鬼知道。”金泰亨拉上裤子的拉链,也觉得十分新鲜的吐槽道。“而且我除了衬衣不见了以外,什么都没丢。你说睡都睡了,好歹得让我知道他长什么样吧。”

“你不是吧,连人长什么样都不忘了?”朴智旻更是头回听说上完床连长相都不记得的。

“不是忘了,是根本就没记得过。”

“那那人是男的女的你也不知道?”

“咱能不没话找话么?”

“…………”

这下朴智旻是真没话了,他这朋友哪儿都好,成绩好家境也不错,最重要的是长的还好看。就是有一点不好,不喜欢女的。

那么优越的先天条件,学校里校草级别的风云人物。身后不知道多少姑娘上赶着追求,可是金泰亨连看都不看一眼,大学四年一场恋爱都没谈过,简直浪费是浪费青春。

金泰亨对此倒是显得无所谓,他从朴智旻带来的手提袋拿出上衣,看见是他床头那件跟西裤半点不搭配的运动衫后嫌弃的撇了撇嘴,迫不得已穿上了它。

“诶,等等。”

朴智旻本来是想仔细找找对方有没有留下个手机号码之类的,结果手机号没找着,倒从床头柜上摆满情趣用品的架子底下发现了压着的一叠钞票。

“金泰亨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堕落了?”朴智旻把架子挪开拿出那叠钱,估摸着怎么也有个四五千。第一反应就是金泰亨是不是做什么不正经交易了。

金泰亨也没想到那位睡完就跑的人还给他留下了这么多钱。他没接话,状况外的看着朴智旻一张张的数着钱。

“四千六百……三十五?这怎么还有零有整的?”朴智旻报完钱数后一脸懵逼的看向金泰亨。

金泰亨还是没说话,不过这回表情上倒是带着笑的。

如果说刚才他还对419的对象是谁一点兴趣都没有,那现在他的好奇心可谓是要爆表了。





评论(2)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