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睡前故事》一发完



《睡前故事》


*一发完

*OOC×一个亿

*看我做个梦给你


-0

大概是生平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

喜欢到有他在的地方,空气都充满了甜味


-1

“lzellah,十点半了,你该睡觉了哦。”金泰亨倚在玩具房的门框上指着墙上的挂钟,提醒跟玩偶混在一起的女儿。

“爸爸,再玩儿五分钟好不好?”lzellah手里抱着一个布偶,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金泰亨发出请求。

小姑娘长得像是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尤其是那双大小适度的眼睛和浓密的睫毛,被挺拔的鼻梁衬的深邃又好看,一举一动都像极了金泰亨。

再被她这样盯下去的话,我肯定就要同意了。

金泰亨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不再管女儿冲他持续发射的星星眼,径直走上前去把她抱了起来。

“听话,等一下爸爸给你讲故事。”金泰亨柔声安慰着有些失落的lzellah,空出一只手关上了灯。

有故事听好像也不错。lzellah乖乖趴在金泰亨的肩膀上不再出声,由着他把自己抱进卧室放在床上,再把被子塞的紧紧的,只有小脑袋还露在外面。

“我看看讲一个什么故事好呢。”金泰亨坐在床头的椅子上打开台灯,从抽屉里拿出几本故事书挑选起来。“我们lzellah想听什么?睡美人还是白雪公主?”

“我都不要。”lzellah拒绝的干脆。“这些故事都听过好多遍了。”

“那你想听什么?”金泰亨放下书无奈的问道。

“爸爸,给我讲一个你的故事吧。”lzellah小心翼翼的要求。“你有没有过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有啊。”金泰亨想也不想的回答。

“是谁呢?”lzellah期待的再次问道。

“你才多大啊,懂什么叫喜欢。”金泰亨捏了捏lzellah的脸颊,心里感慨这孩子还真是个鬼灵精。

“怎么不知道,我们幼儿园的老师讲过的。”lzellah稚嫩的声音里满是得意。“提到喜欢这个词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一定是你最喜欢的那一个。”

“…………”

这老师都教了些什么东西?

金泰亨暗自腹诽,可又无力反驳,因为他的脑海里确实立刻就给出了一个名字,闵玧其。

“爸爸,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呀?”lzellah见金泰亨不再接话,着急的问道。

金泰亨宠溺的刮了刮女儿的鼻子,打算满足她的愿望,把故事都讲给她听。

“他啊,他是一个很值得被喜欢的人。”

那年金泰亨十六岁。

他第一次独自出远门,带着箱子里全部的家当和满满的期待。当时的他还有着很重的口音,任谁一听都是一股子大邱味儿。跟这里的男孩子们格格不入。

是闵玧其第一个主动走近他,用亲切的方言开口和他打了个招呼。

他还不懂得什么叫做喜欢,只觉得闵玧其笑起来特别好看。


-2

告白永远是件让人脸红心跳的事

我冲动之下问他能不能在一起,他答应了


-3

喜欢闵玧其这件事,金泰亨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或许是喜欢他认真工作时候的样子,或许是喜欢他偶尔耍宝时候的样子,又或许是喜欢他睡觉时毫无防备小孩子般的样子。归根究底下去,大概是喜欢他全部,好的坏的,日积月累,无药可医。

又是什么时候结束这场盛大的单恋的?

金泰亨到现在都始终记得那天的凌晨,忙碌了一天的他依旧精神百倍的在客厅里打着游戏,闵玧其推开房门走出来的声音不大,可在安静的午夜依旧听的真切,他放下手头的游戏,看着穿好外出衣服的闵玧其小心翼翼的走出来关上卧室的门。

“泰亨?你还没睡?”闵玧其发现金泰亨在客厅的时候有些惊讶,随即又恢复了神色如常的表情。“要不要跟我出去吃个饭?”

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鬼使神差的跟闵玧其一起出了门,他随便拿了一件外套换好鞋,直到走出楼道被初冬的冷风一吹,才想起自己还穿着睡衣,整体的打扮看起来风格成迷。

小区对面的烤肉店24小时都开着,店里的大婶是个温柔又好说话的人,金泰亨坐在那筷子都没动,只出神的盯着闵玧其。

那是他们首次真正意义上的独处。闵玧其因为之前的饮食不规律一直有些不算严重的胃病,此时的吃相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好看,他低着头只顾填满自己隐隐作痛的胃,金泰亨多数时间只能看见他头顶的发旋。

“哥。”金泰亨像不受控似得喊了闵玧其。“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说出口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些什么,金泰亨瞬间红了耳根。只希望闵玧其没听清他的话。

偏偏闵玧其听的一清二楚,他停下了动作没有说话,抬起头仔细端详着不敢直视他的金泰亨,十分怀疑自己的耳朵。

如果人能有瞬间消失的能力就好了,金泰亨尴尬的想着,闵玧其审视的眼光让他恨不得立刻跑走。

“你刚才是认真的?”过了好一会闵玧其才问了一句,声音严肃而冰冷。

金泰亨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否认或解释都好,可在闵玧其问出那句话起码三十秒之后都没有想出合适的言语。只盯着烤盘上滋滋作响的肉,满脸通红。

“好啊。”闵玧其好像也并不太需要金泰亨一个解释,他看着金泰亨这幅尴尬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有了刚的冰冷,他语调上扬,带着笑说。“你不后悔就行。”

那年金泰亨十九岁。

人生中严格意义上的第一次恋爱,没有什么浪漫或感动的回忆,他草率的告白,闵玧其爽快的答应,一切都轻而易举到不真实。

他在很久之后问过闵玧其为什么那么容易的就跟他在一起。

闵玧其只是笑,然后轻声告诉他因为我也喜欢你。


-4

那天晚上的星星特别多

我在顶楼的天台上吻他,他没有拒绝


-5

除去上幼儿园时牵过隔壁班小姑娘的手以外,金泰亨的恋爱经验基本为零。还是初恋模式的他在迷迷糊糊就跟闵玧其在一起之后,才想起他完全不了解如何去跟恋人相处。

好在闵玧其并不是个满脑子浪漫梦想的女孩子,他不需要不重样的惊喜,不需要甜到发腻的情话,不需要各种名牌的礼物,不需要每天无时无刻的陪伴。

第一次接吻在告白的一周后,那个吻稍纵即逝,闵玧其的嘴唇很软,温热的触感留在金泰亨的脑海里,一住就是很多年。

学习如何谈恋爱,成了金泰亨不多的空闲里唯一研究的东西。起初只是听到闵玧其夜里起床喝水的声音时跟他一起起身出门,在厨房的门口偷偷亲他一口。回房的几步路都带着一脸满足的傻笑。

公司的对面那条街有一家常去的咖啡店,金泰亨跟闵玧其不知不觉变成了常客,找个角落面对面坐着。点一杯要加很多糖才能盖住苦味的美式咖啡,有时聊些日常的琐碎,有时则对视着一句话也不说直到离开。

慢慢的胆子大了些,金泰亨学会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然的给闵玧其一个背后抱,或者若无其事的在他的后脖颈上揉一把。闵玧其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养成两个人之间才有的小默契。

从公司回宿舍的路上有一条街极少有行人经过,老化的路灯常年泛着昏黄。金泰亨常在那里牵住闵玧其的手装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闵玧其由着他牵着,手在金泰亨的口袋里摸索着他大拇指的指甲。

做过最浪漫的一件事,大概是转年的盛夏,金泰亨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偷偷拉着闵玧其去了宿舍顶楼的天台。星星都配合着全部跑出来,闪着星星点点的光亮。

在这里住了几年,闵玧其从来不知道宿舍还有这样的地方存在。他们坐在不高的围台边上,夜晚的风清凉的吹着,脚下就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周围是满家的灯火,一抬头就能看见满天的繁星。

金泰亨在闵玧其的旁边,撑在台子上的手故意触碰到闵玧其的指尖,跟他一起沉默的看着远处耸立的大厦。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闵玧其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金泰亨,金泰亨同样与他对视,眼里的光芒比他今天见到的全部都还要闪亮。

“啊?”金泰亨没想到闵玧其突然的发问,迟疑了一秒。“前几天帮保姆阿姨晒被子的时候上来过。”

好吧,这原因听起来莫名有些好笑。

“傻子。”

闵玧其扬起一边的嘴角,方向又转到了远处。小声的开口笑骂了一句。

那年金泰亨二十岁。

他在天台上吻了闵玧其,继而把手伸进了他衣服下摆里。闵玧其起初怔楞了几秒,最终没有推开他。

他和他做了爱,在满天的星光下和夏日的微风里。

当然,这些可不能让lzellah知道。


-6

可能每一对情侣都免不了争吵

我说我撑不下去了,他说那就分开吧


-7

金泰亨听人说过,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浓烈,可表达的方式却只会越来越冷淡。起初的他是不相信这些话的,直到他和闵玧其在一起的第三年。

三年的时间,足够让所有的激情褪去,刚开始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事都渐渐的变成习惯。

他们离开住了几年的宿舍搬了家,新家的顶楼上了锁。原来去公司的那条小路也没有理由再走一遍,公司对面的咖啡厅变成了花店。过去的点点滴滴都变成回忆,而没有旁观者的回忆时常让金泰亨从未发生过似得。

团体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忙碌,闵玧其把工作以外的时间都一门心思的留给了创作,恨不得24小时都待在工作室。

明明彼此的日常里都充满了对方的痕迹,但又莫名的产生了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距离。

偶尔的,金泰亨会去闵玧其那里待上一会儿,闵玧其半数以上的时间都只给他一个专注的背影,被无视的金泰亨自讨没趣待的烦了,可即使离开也引不起闵玧其的注意。

金泰亨不喜欢自己受冷落,可在闵玧其的梦想之上,又显得无力反驳。

如果说分手的原因有千千万万种,吵架,厌倦,变心出轨,那金泰亨和闵玧其大概哪一种都不属于。

他们相爱,却相爱到无暇顾及。

表达分开的想法前金泰亨考虑了许久。实际说出来的时候却出乎意料的没有他想象中的困难。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待在闵玧其的工作室看着他的背影,终于下定了决心要解决眼前隔在两个人之间的屏障。

“闵玧其。”金泰亨突兀的开口,直接的喊了闵玧其的名字。“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很没意思么。”

金泰亨的话成功打断了闵玧其手边忙碌的事情。他转过椅子正对着金泰亨,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我是说,这样下去真的很累,我就快要撑不下去了。”

如果闵玧其说一句好听的话,那我可以当做所有不开心的事都没有发生。

金泰亨自顾自的期盼着,表情上都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哀求。

“既然觉得很累,那就分开吧。”闵玧其的声音出奇的冷静,好像刚刚说的不过只是一句在平常不过的话。

你看吧,他可能真的没有我以为的那么在乎我。

金泰亨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再说话,趁着眼泪含在眼眶里快要掉出来之前离开了那里。

那年金泰亨二十二岁。

没有人想要承受分离的痛苦,那段时间成为了他最不愿回忆的日子。一句简单的分开,让过往的那么多年都显得不值一提。

他在床上捂着被子偷偷的哭过几场,感慨闵玧其这个人真的很酷。

酷到在一起和分开都毫不犹豫。


-8

故事的最后我还是离不开他

至于现在,他大概马上就要到家了


-9

“果然童话全都是骗人的。”从头到尾始终安静听故事的lzellah到这里终于忍不住说了话。撅着小嘴,满脸的不高兴。

“为什么这么想?”金泰亨对自家女儿小小年纪就有这种想法有些哭笑不得,出于爸爸的职责耐心的和她对话。

“你都那么喜欢他了,你们在一起都那么好了,可到最后还是分开了。”lzellah用她的逻辑,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谁说我们最后分开了?”金泰亨反问了一句,他看着lzellah那副知道事情还有转机的表情变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嘘……你听。”金泰亨把食指放在嘴边对lzellah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回来了。”

lzellah听话的保持安静,果然听到了门外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卧室的门也跟着越来越近的声音从外面打开,闵玧其探进半个身子,像是想看看她睡着了没有。

“爹地!”lzellah惊喜的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张开双臂等着闵玧其进门抱她。

“你怎么还没睡。”闵玧其先是质问了lzellah一句,然后才走过去把她抱进了怀里。

“原来爹地就是那个人呀。”lzellah答非所问,眯着眼笑的特别开心。

闵玧其被lzellah的话搞得一头雾水,他询问的看向坐在床边的金泰亨,金泰亨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这是我跟lzellah的秘密。”

“秘密?你们两个还有秘密了?让我看看是什么秘密。”

闵玧其说着咯吱了两下lzellah的痒痒肉,父女俩立刻闹成了一团,房间里都充满了笑声。

这个秘密lzellah其实只知道了一半,她不知道分开后的一个月里,他们依然每天都能见面,每一次的相处都让金泰亨尴尬的无所适从。

闵玧其再也没回过宿舍,金泰亨几乎天天坐在偌大的客厅里,盯着电脑上的图标发呆,眼睛里布满了失眠导致的红血丝。

金泰亨数不清这样过了多少个夜晚,忍住了多少次冲出门找他的冲动,打开了多少次手机通讯录之后又关上。更不知道无声的掉过多少次眼泪。

闵玧其回来的那天下着大雨,金泰亨依旧直愣愣的坐在那儿,听到大门的开锁声才找回神智。

闵玧其在门口收起雨伞,一转身便看见了面无表情的金泰亨,窗外的闪电偶尔映照出他精致的轮廓。闵玧其被雨打湿的半边肩头也让他看的一清二楚。

两个人在雷声中沉默着,最后还是在原地愣了一会的闵玧其挪动了脚步。他把手里装着汉堡和可乐袋子递到了金泰亨的面前,担心吵醒其他人小声的说:“要不要吃个宵夜?专门给你买的。”

不需要想象中的各种挽留,只这一句就足够让长久以来的坚持变得溃不成军,遭受的痛苦也伴着带泪的笑容随风而散。

今年金泰亨三十二岁。

好像一晃眼的功夫就过去了十几年。他和闵玧其有了稳定的生活,一个温馨的家庭和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

他想起和闵玧其一起从福利院领回只有两岁的lzellah的时候,他问之前一直想要一个儿子的闵玧其为什么要带她回家。

闵玧其告诉他,因为那些孩子里,唯独她长得最像你。


-10

我叫lzellah,今年六岁啦

我爸爸是金泰亨,我爹地是闵玧其





评论(7)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