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哎呀!我的小心脏

给我媳妇儿@喻文州的心脏 的生日贺文……

我亲爱的媳妇儿啊,生日快乐!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未来很长的路也要一起走啊!



++++++++++++++++++++++






《哎呀!我的小心脏》




-0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倒也省话费



-1

查杰生病了。

起码他自己觉得他病了。

一到黑就困的两眼流泪,躺床上却死活也睡不着了,导致白天浑浑噩噩怀疑人生。心情不好干什么都没劲,看啥都不顺眼逮谁怼谁。

查杰百度了一下他现在所出现的病症,每条都指向一种可能性。他抑郁了,抑郁症前期的那种抑郁。

这可也太特么的吓人了,查杰扔下手机瘫坐在沙发上,他自认是个积极阳光乐观向上浑身充满正能量的三好青年,怎么说病就病的这么让人防不胜防呢。

有病治病,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查杰琢磨了一个晚上,研究了本市所有的心理诊所,最终在天亮以后瞅准了一家,地理位置七拐八拐犄角旮旯,绝对没熟人发现。

查杰赶着早高峰,骑着他那辆风雨飘摇的自行车。伴着链条的稀里哗啦声,听着身后堵成一坨的汽车不耐烦的喇叭声。后来又在胡同里迷了四次路,最终在两个小时后才找到了那家诊所。

真隐蔽,太尼玛隐蔽了!手机导航都导不出来,跟啥非法组织似得。

查杰心里吐槽了一句,把车子倚在了墙边儿,在知道附近连根人毛儿都没有的情况下,堂堂正正的进了诊所的大门。

诊所里头倒是干净清闲,除了他和正对着门的办公桌前头坐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姑娘以外连个喘气儿的都没有。

办公桌上端端正正的摆着一块牌子,近视眼的查杰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看清楚上面写的是心理咨询师喻心几个字。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无聊到长毛的喻心一见来了病人就激动,来的还是一帅哥,就更激动了,语气热情的不行。

“我是来看病的。”查杰回答的有气无力,没事儿的话他干啥大老远的跑到这儿来,玩儿呢啊。

“那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姓查。”

“查先生是吧,您现在的状况能给我先简单描述一下么?”

“是这样儿的,我感觉我是得了抑郁症了……”

喻心专心的听着他对自己现状的描述,拿着笔唰唰的在本子上记着,听到最后大概总结起来就是,压根儿没病,纯粹是闲的心里睡不着,空虚寂寞非常冷的典型例子。跟抑郁症压根儿就不挨着。

“我个人认为你的情况根本不存在抑郁症的风险,就是单纯的……该泄火了。”喻心放下手中的笔,犹豫了一下后稍微有点儿难为情的说道。

“啊?泄火啥意思?”查杰显然没听懂。

“怎么说,泄火呢,分三种,心理泄火,物理泄火和生理泄火。”

“…………”

喻心本来是不信她说的这么明显之后查杰还能听不懂的,可看见查杰忽闪着眼睛一脸懵逼的盯着她的时候才知道他真的听不懂。

“心理泄火呢,就是你自己找点儿事儿干,自我调节一下。物理泄火呢,就是磕两片儿安眠药,睡个好觉。生理泄火……就是你或许应该找个对象谈个恋爱了。”喻心尽量的摆出一个我是医生我跟帅哥说这个一点儿也不尴尬的姿态,简洁明了的给查杰解释了一番。

查杰这回倒是听懂了,可他也严重怀疑自己是看了个假医生。谁家大夫会让病人磕两片儿安眠药或者找个对象的?

“前两项对你来说都不是好选择,你要是自己能调节也就不可能坐在这儿了,安眠药吃多了也会对身体造成损伤。”

拐弯抹角的意思实际就是想告诉查杰他缺一对象,没有夜生活导致的睡不着觉。查杰自己也承认确实好长时间没谈过恋爱了,可是眼前他上哪儿找一姑娘去,总不能大街上随便逮一个就要跟人家好吧。

“你这样吧。”喻心拉开抽屉,从里头拿出一个好像手表的东西出来。“这是心率监测,你把它戴手腕儿上,要是遇见喜欢的,你那小鹿一乱撞,它就警报。到时候你就可以上了。”

喻心说着把监测仪递给了查杰,其实她这法子并不靠谱,不过就是给查杰个心理干预,别老琢磨自己抑郁了。

查杰没直接伸手去接,这招儿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治不好病就算了,再让医生忽悠了他上哪儿说理去。

“免费的,哪天真找着了想着给我送回来就行。”喻心接了一句,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身为一个颜值即正义的颜狗,白送给一帅哥,也值了。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不要钱的东西还等啥呢,查杰一听这话立马就把手伸了出来,让喻心帮他带上了监测。



-2

速度是七十迈,心率是叽叽歪歪



-3

出了诊所的门儿,查杰看了看手腕上不知道靠不靠谱的心率测试仪,之后便陷入了迷茫。

摆在眼前的一大难关,怎么从这地儿绕出去。

查杰叹了口气,扶起墙边儿的自行车跨上去蹬着就走,下定决心要跟这一片的地形做斗争。

在遇到一个又一个死胡同后,查杰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腿了。总算是看见了前面儿的路口有密集的车流。

皇天不负有心人,老天饿不死瞎家雀儿。

虽说这个路口一看就知道不是先前来的时候那条,但能绕的出去查杰就谢天谢地了,蹬车的速度都快了不少,屁股离开车座子蹬的咔咔的,简直是要起飞的节奏。

今儿说是来看病的,其实倒更像是出来锻炼身体的。一晚上没睡严重缺觉还骑了好几个小时自行车,查杰觉得回去之后他至少能瘦个两斤。

十米……七米……五米……三米……

眼瞅着就看见曙光了,查杰全然忘了刚才自己累的要死要活的德行,这会儿的腿速快的跟后头有狼撵他似得。

下一秒,查杰就体会到了什么叫世事无常。

好容易绕出胡同的他,还没来的及拉闸减速,甚至都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到底身处何方,就被左侧开过来的一辆车给撞了出去。

这回是真飞了……

查杰估计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当下那腾空的感觉。

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儿:完犊子了。

明显的表现就是心率监护在他玩儿命蹬车的时候安静如鸡,现在滴滴滴滴的响个没完。



-4

于是……跟肇事者回家了



-5

落地的一刹那,查杰以为自己摔碎了。

他躺在地上看着天,过往的一幕幕跟幻灯片儿一样在他脑海里唰唰的飞过去,最后还是一个男声把他从ppt里拽回了现实。

“诶,哥们儿你没事儿吧。”撞了人的男人赶紧从车上下来,凑近晃了晃魂不附体的查杰。

查杰刚回过神儿,眼前就是一件淡蓝色的制服和胸牌,前面印着朱戬的名字和照片儿,查杰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图p的也太过分了。

朱戬见查杰躺在那儿不回话心都沉了下去,今儿这不是倒了血霉了么。本来好好的开车车,谁承想从巷子里突然就钻出一自行车来。得亏他正要调头所以开的不快,不然这现场肯定惨不忍睹。

查杰又愣了一会儿才试图起身,可能是秋天衣服穿的多了点儿,加上对方的车速真的不快,他发现自己身体的各个零件儿竟然都没事儿,好使着呢。

“哥们儿,你BB机响了?”瞧见查杰好像并没啥大碍之后朱戬明显的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从他下车以来就一直没有间断过的滴滴声。

查杰知道声音是从哪儿传出来的,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撞人这位怕不是从民国穿越来的吧,这年头传呼台早都倒闭了。谁还用BB机啊。

查杰懒得搭理肇事者,站起来忙着去查看他那辆饱经风霜的自行车。

自行车被朱戬的出租车前轮彻底碾压了过去,车圈都瓢成多边儿形的了。陪伴他多年的小战士转眼就阵亡了,查杰简直想跪下哭一场。

“咱去医院看看吧,别再有点儿内伤什么的,你放心,自行车我也给你修,修不好我就给你买一新的。”

朱戬又一次凑了上来试图安抚一下查杰的心情,虽说这事故咋说也不是他全责,但或许是看这小伙子长得好看,又或许是一辆自行车也值不了几个钱,总之出租车上有全险的他对于赔偿无所畏惧。

查杰想都没想就说了不用,他这辈子最烦的就是去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想想就让人窒息。

朱戬看他拒绝也不死心,依旧软磨硬泡的坚持要带查杰去医院检查一下,黏黏糊糊了得有十几分钟,最后还是查杰考量了一下以他现在的工人阶级的工资待遇买一辆新自行车需要吃多久的方便面之后,才跟着朱戬上了车。

报废了的自行车被朱戬扔进了后备箱里,塞不进去的半截儿车身子导致门都关不上,就这么半开着踏上了去医院的路。

医院里一年四季都像不要钱似得人满为患,挂个号就得排半个小时的队,朱戬也是到了医院才知道他撞的人叫查杰。还真是个不多见的名字。

各项检查都做完之后起码得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来的时候还不到中午,这会儿都接近四点了。折腾了一天的查杰又饿又累又困,表情写满了生无可恋。

检查结果交到医生手里之后,医生先是仔细的看了每一项的单子。然后说了一句“目前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他这不是带着心率监测呢么,回家再密切观察几天,没情况的话就不要紧了。”就把两个人给打发了,连个药片儿都没给开。

朱戬也是现在才知道刚才他误以为是BB机的东西实际上是心率监测器。

“你们家是哪儿的?家里有人么?”朱戬站在医院的门口儿问查杰。

“在南城呢,我不是本地人,租的房子,家里没人。”查杰此刻连自行车的事儿都顾不上了,他就想赶紧回家,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

“没人?医生说你现在需要密切观察啊,没人怎么办?”

“你干啥这么听他的啊,我都说了我没事儿,你还非得带我来。你是大款还是怎么着啊。”

困到烦躁的查杰想都没想对方是谁就怼了过去,朱戬当场就被怼懵过去,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算了,你跟我回家吧。”



-6

车祸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7

查杰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答应朱戬带他回家。

事实证明,他确实疯了。

他不仅跟朱戬回了家,还以今天是朱戬妹妹生日为由跟着他去市场买了趟菜,去蛋糕店里买了蛋糕。

到了家停好车,朱戬把查杰的自行车丢在楼道里,查杰对他的车已经完全不怕丢了,车圈都瓢成啥了,求着小偷来偷他都骑不走。

朱戬的家不大,装修的也很简单,比起自己的家干净了很多,查杰自动用单身男性的角度来认定这肯定不是朱戬自己收拾的。

趁着查杰还坐在沙发上四处打量的功夫,朱戬已经换上了居家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我先去做饭,你在这儿待着吧,家里有wifi,密码是六个六,电视遥控器在茶几底下,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叫我。”朱戬拎起门口的菜,事无巨细的嘱咐着查杰。

“知道了。”累傻了的查杰也顾不得熟不熟的问题了,直接瘫在了沙发上。

朱戬放心的进了厨房开始做饭,查杰原本还有一丝丝仅存的拘谨,后来也在困意的攻击下被拖垮了,栽在朱戬家的沙发上睡的死死的。

朱戬做好饭一回客厅,就看见查杰缩成一团睡的正香。那姿势怎么看怎么难受。

朱戬盯着查杰的睡脸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打算把查杰抱到他卧室里睡。

查杰的体重估计都不到一百斤,朱戬抱他的时候预计的劲儿有点大,真抱起来好悬没晃一老太太钻被窝。

睡梦中的查杰又像出车祸一样腾空了,加上朱戬一路上的摇摇晃晃,查杰最终在卧室的门口猛然睁大了双眼。

一睁眼就被一大男人公主抱着是怎样的体验,查杰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也顾不得朱戬会不会直接把他扔在地上的危险,着急忙慌的就要往下跳。

这一切对于朱戬来说都是猝不及防的,怀里抱着的人跟条鱼似得扑腾了起来,朱戬真心差点儿给他扔地上。

最后……查杰倒是真跳下来了,朱戬扶着他的腰怕他摔着,直接把他怼到了墙角。

造型过于暧昧,两个人的脸距离撑死了只有一公分,呼吸都喷在对方的脸上。查杰直勾勾的看着朱戬,跑题的想到,朱戬那个工作牌上的照片好像并没有很过分。他还是……挺好看的。

“你干啥啊,知不知道危险。”朱戬压低了声音训诫一样说了查杰一次,姿势却依旧没有改变的意思。

“滴滴滴滴滴滴……”

该死的!查杰心里骂了一句手腕上心率监测器,这玩意儿也太尼玛的准了。

“你为啥戴着这个?”朱戬的姿势还是没动。

“我……我有心脏病,心律不齐!”查杰胡诌道。

就在气氛不明的时候,大门的门锁突然被打开了,查杰顺着朱戬的侧脸往门口看去。进来的人明显也吓了一跳。钥匙都扔了。

这不是……今儿那心理医生么?

她就是朱戬的妹妹?

查杰突然怀疑这是不是传销组织一类的了。不然的话可也太巧了。



-8

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啊嘿!



-9

“诶,怎么是你啊?”喻心一脸黑人问号,这不是今儿上午来的那个啥毛病都没有的病号么,怎么跑家里来了。还跟他哥玩儿上壁咚了。

“别提了,我刚开车给人自行车撞坏了,我又着急回家。只能先把他带回来了,怎么着,认识?”朱戬撤回了扶着查杰的手,转过身不解的问喻心。

“啊,他上午来我诊所看病来着。”喻心对这一系列的巧合表示真特么神了。这么大的地界儿,这人不光能找得着她的诊所,还能正好让她哥给撞了。

“他胳膊上这个一直呗吧乱叫的倒霉玩意儿就是你给他安的?”朱戬指着查杰的手腕质问道。

朱戬要是不说喻心还真没注意,屋里可不就是就心率监护仪的动静么。朱戬或许不知道查杰戴上这个的原因,在场的两位当事人可都心知肚明。

喻心看了看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查杰,女人加医生的直觉告诉她,事情并不简单。

“听说今儿是你生日啊,生日快乐哈。”查杰强行忽略手腕上的声响岔开了话题。

“谢谢。”喻心嘴上道谢,脑子里想的全是监测仪的事儿,那东西心率要是不超过140可是不会响的。得是经历了啥才能让它叫起来没完啊。

“行了行了,赶紧给他摘了吧,响的我闹心。收拾收拾吃饭了。”朱戬也没打算深究原因,打发了两句也就过去了。

吃饭前喻心也忘了给查杰把监测仪摘下来,查杰跟这兄妹俩怎么说也是头天认识。而且还发生了一系列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一个桌上三个人,两个人都各怀心事,只有朱戬坦坦荡荡。

“来,祝我们家喻生日快乐,越长越好看,找个好对象,永远十八。”

朱戬举起了杯子,说了几句俗套的祝福。喻心和查杰也举起杯配合着。

“我的生日愿望啊,第一条儿就是让你快点儿把嫂子给我领回家,老大不小了还不结婚,你觉着合适么。”喻心想想她哥一把年纪还单着就闹心,趁着生日赶紧吐槽一把。

跟着一块儿闹心的还有查杰,他也不知道自己咋了,一听说要领嫂子回家怎么就不得劲儿了呢。明明才认识几个小时,怎么就这么在乎呢,话说……朱戬真有对象了?

“滴滴滴滴滴滴……”

查杰心里的一点儿波动都瞒不过监测仪,刚消停没一会儿就因为喻心的话又再次响了起来,查杰一看喻心那见了鬼的模样,就恨不能找一地缝儿钻进去。

“那啥……你俩不是兄妹么,为啥一个姓朱一个姓喻啊。”查杰又开启了没话找话缓解尴尬的模式。

“哦,这还不简单,不是亲生的呗。喻心赶紧把那破玩意儿给我摘了,别是给人家整了个坏的吧,怎么没完没了的老叫唤。”朱戬放下杯子,指使喻心把监测仪给查杰摘掉。

喻心听了他哥的话,看查杰的眼神儿更加意味深长了起来,看的查杰后背发毛,端着碗连头都不敢抬。

这之后喻心都一直盯着查杰,都快盯出窟窿来了。查杰感觉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漫长的一顿饭。

好容易吃完饭,朱戬忙活着收拾厨房,客厅里只剩下查杰和喻心,喻心还是餐桌上那副探究的眼神看着查杰,对查杰来说真是尴了人生之大尬。

“查先生,作为你的医生,我想我有资格问一下发生了什么。”喻心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拿着监测仪正色道。

听完喻心的话,查杰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

说与不说,这是个问题。

说了,任谁都得觉得扯淡。不说,暂时还想不出办法瞒住医生本人。

喻心也不着急,安安静静的给查杰思考的时间,查杰抬头看了一眼在厨房里刷碗的朱戬的背景。突如其来的一咬牙一跺脚。

爱咋咋地吧,说出来也不损失啥。



-10

“那个,喻大夫,你哥有对象了么。”

“没啊。”

“那……你看我成么?”



+++++++++++++++++++++++


私自改了设定也是很对不起你了……

虽然写的很崩但也希望不要被嫌弃了鹅鹅鹅鹅……

日常啾咪……

评论(27)

热度(170)

  1. 月灵之汐喻文州的心脏 转载了此文字